海边的贝壳

<i>“我好像是在海上玩耍,时而发现了一个光滑的石子儿,<br>时而发现了一个美丽贝壳而为之高兴的孩子。<br>尽管如此,那真理的海洋还是神秘地展现在我们面前。”<br>——伊萨克·牛顿</i>
共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心灵的栖息地 -[光阴故事 ]
 @ 23:05  2003-09-28

每次外出游玩,在大街上、商场中、地铁列车里看着身旁熙攘的人群,我总喜欢猜他们各自的境遇,这是又总会产生异样的感觉:这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人们把各自的心灵栖息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着不同的故事。有没有一种博大、透彻、明亮的心灵来容纳所有的这一切呢?这样的想象或许就是一切宗教、文学的源头吧。

好像是宗白华先生说的:美是一种舞蹈。一个人的一生,某种意义上,不也是一段舞蹈,一场戏剧吗?我们究竟要把自己的心灵栖息在何种境界上,这大概是一个永远也停止不了追问的问题。



 失望的一天 -[似水流年 ]
 @ 22:25  2003-09-22

一早就出发了,走的时候满怀希望,可是每到一个景点就失望一次。

想先去看看顾炎武的祠堂,结果到了报国寺,只看见了买旧书古玩的小摊;而后到了天主教南堂,却来晚了时间,不让进了;接着到天宁寺,结果是关门修葺;在一个个巷子里转了半天,寻找李大钊故居,最后看到一个破烂的大杂院;龚自珍故居,已经拆了;程砚秋故居,还没对外开放;想去一个保险的地儿逛逛-古观象台,可是又赶上天要下雨;匆忙找到一个小店买了件雨衣,雨却停了;最后没有办法只得在懊丧中回学校了。



 Thor Heyerdahl -[网海拾贝 ]
 @ 22:19  2003-09-22



挪威的著名探险家 Thor Heyerdahl ,看看他的故事吧。

http://www.greatdreams.com/thor.htm



 筠子的歌 -[音乐电影 ]
 @ 22:10  2003-09-18

很喜欢筠子的歌,下面是她几首歌的歌词。

春分

谁听见海里面 四季怎样变迁 谁又能掀起那页诗篇
谁能唱 谁能让怀念停留在那一天永不改变
Hei Dar Hei Dar 像是一根线拽住风筝那头的童年
谁哭了 谁笑了 谁忽然回来了能让所有的钟表停了
让我唱 让我忘 让我在白发还没苍苍时流浪
Hei Dar Hei Dar 像是一根线串起一段一段的流年
来啊 来看那春天 她只有一次啊 而秋天是假的
生活多遥远啊 你不要 不要脱下冬的衣裳
你可知 春天如此短 她一去就不再来

立秋

你坐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流过的光
你伸出双手摸着纸上写下的希望
你说花开了又落像是一扇窗
可是窗开了又关象爱的模样
你举着一支花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
你想睡去在远方像一个美丽童话
那本书合了又开飘落下梦想
我们俩合了又分像一对船桨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些疯狂有些迷惘有时唱

冬至

你和冬天一样来得迟 胸前挂着一把明媚的钥匙
你要等雪花把头发淋湿 你要做一件晴朗的事
你说山会拉你回家 他会让你不再害怕天涯
他会陪你看满天红的霞看你像花一样长大
为什么天上有月亮
为什么地上有远方 为什么眼睛有泪光
看得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
为什么四季要歌唱 为什么我们要成长
为什么有那么多墙所有漫长的路越走越漫长,漫长


 看影片《云中漫步》 -[音乐电影 ]
 @ 23:15  2003-09-16

看美国影片《云中漫步》(A Walk in the Clouds),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了,可还是感觉不错。

挥不去的战争的影像,孤儿院的回忆,怀孕的维多利亚,这些都象征着繁忙城市中没有根基、动荡不定的生活;而山谷里淳朴的民风,辛勤的劳作,对土地的眷恋,对爱情的向往,则讲述了另外一种传统的农业生活。片尾安排了一场大火毁掉了整个葡萄园,可是大火终也没有毁掉葡萄树的根,毁掉人们对生活的希望。这大概也是有喻意的吧,有根的生活敌不过强大的工业文明,可只要有爱,生活就还有希望。

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片文章《城市的心灵》,第二段就讲述了人们如何从农业文化中发展出了市镇文化,人们的心灵也发生了变化。如今我们已经迈入到了信息时代,在这数码的流动中,究竟又是怎样的欲望在涌动,怎样的心灵在徘徊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XML
blogger
del.icio.us
furl.net
Wikipedia


分类目录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存档

中文Blog

程序员Blog

维基人Blog

链接





共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